风雪

【all黄/叶all】深宫

满足私欲


……


眼睛,在人脸上如此重要。眼中之物,亦是心中之景。


王杰希乃河北京城人士,家世殷厚,此人双目天生异相,大小不等,杏核似的左眼又大又亮,右眼平平无奇。


那双异眸中,也曾含情脉脉地装着一个人。


此人姓黄名少天,是江南更南、琼州之北黄家的公子,伶牙俐齿,剑术了得,与王杰希从小打到大,不打不相爱,长大后两人便看对眼了。


男人和男人是可以结婚的,但是男人当然是不能生孩子的。王杰希想走正正当当风风光光的路线把黄少娶回去,或者说自己嫁过去。


黄少天心思机巧不如他多,倒是能看清现实,对两人正当结合这种事持保留意见。


“大眼我跟你讲,我家小门小户的就我一个独子,传宗接代全靠本剑圣,家里完全不可能接受这件事啊。要跟我爹娘说咱俩想在一块,他们准要疯。”


“所以咱们委屈一下,不要什么名份,一块浪迹天涯云游四海,话本上怎么说的,神仙侠侣绝迹江湖,多帅多好玩。”


王杰希想了想:“再等等吧。”


那时两人都不知,这一等,就引出了诸多事端。无常世事,尽在这凋零西风中化作云烟。


时值九月深秋,正是甲子日。


明黄色的软轿抬到黄家门口,尖嗓子的宦官面对跪了一地黄家人,昂着头垂着眼念道:“皇帝诏封黄少天为少使,即日入宫。”


“黄公子,恭喜了。”那老宦官说。


大白天的,黄府门口,静得只能听见风声。众人一水傻眼。


“接、接旨啊傻孩子,唉!”


黄父黄母叹息不已,后悔极了。他们还指望这孩子传宗接代呢,早知今日,就该前些年给黄少天定下那门亲事,也不至于现在……现在这孩子要给皇帝做妃子了,这这这可如何是好?


黄少天板着小脸谢恩,心里瞬间闪过一万句话,表面上没什么动静。


大眼啊大眼啊大眼,你说再等等,我可直接等到圣宠了。你现在什么感觉,是不是很不爽?妈的我也好不爽!


皇帝年号嘉世,称帝十年,武号斗神,真正的名扬天下,四海无敌。


黄少天觉得虎起胆子自己仗剑杀人也不可能杀得了斗神,顿觉前途昏暗。


“黄公子,收拾收拾东西就走吧?”


这宦官不知道为什么挺着急,一个劲的催。


黄少天点头:“好好好行行行没问题公公您等等啊我东西比较多,像什么吃喝的玩的就不带了哈,但是还有我娘给绣的荷包我爹给削的木簪还有衣服鞋子帽子袜子靴子,我知道宫里都有但这几天总不让我光着是吧,总之您就多等等。”


那宦官特想说,有你说话这工夫早就收拾好了。但他摸不准上头那位的意思,不知道这黄公子能不能受宠,所以还是先不要得罪他。于是忍下耐性,说:“公子快去快回,让皇上等急就不好了。”


黄少天兔子一样跳起来,绝尘而去。


他时间不多,要尽快做好布置。


黄昏,明黄色的软轿静悄悄入了皇宫。从小门进,走过低矮屋檐,来到了一处小院。


天色渐晚,小屋中还亮着光,哗哗的水声传来。


黄少天像被刮鳞的鱼,直挺挺躺在床上,头发半干不湿,一绺绺粘在脸边。随身佩带的宝剑冰雨被藏在一大堆行李中。


他看向堆放行李的角落,虽然阴暗,莫名让他安心。


深秋,深宫。


王大眼现在干什么呢?一脸纠结会让大眼更大大、小眼更小吗?他想着想着就笑出声了。


服侍他的小宫女羞怯怯地跑进来,说话声细如蚊呐:“公子,公子,皇上要来了……”


“行我知道了——靠靠靠靠靠 又不是你侍寝你紧张个什么脸红个什么!皇帝又不是老虎 你先挺起胸、抬起头,好不?”


小侍女不自觉地跟黄少天的话,一个指令一个动作,总算不那么抠缩了。黄少天松口气,不能让皇帝这个敌人看轻了他。这小姑娘好歹算自己的人,就得有点气势。


脚步声渐渐传来,黄少天侧耳倾听,这声音很轻巧,直如猫步,看来皇帝虽不如传说中那样厉害,被封为斗神,也算是个高手。


高手更好办。


叶修推门而入时,见到的不是脱光衣服乖乖等他的新封少使,而是一个拿剑的少年。


眼睛挺大,目光很锐,站在烛光里,小脸显得苍白稚嫩。衣服有些凌乱,握剑的手稳如泰山。剑尖低垂,代表并无恶意。


叶修吐出一口烟,玄色鹤氅被他穿得像簑衣,倚在门口,说:“这是要干啥?”


黄少天抖出个剑花:“亏得还是皇帝,这还看不出来吗,本剑圣要挑战你,看看你这个斗神到底是名不副实还徒有虚名。敢不敢敢不敢?来不来?不敢的话,我大发慈悲让你个两三招也不是不可以。去拿那边的剑,否则……”


他一剑挥出,剑风呼啸,灯烛尽灭。


叶修纹丝没动,嘴边的烟丝却熄了。他一脸遗憾:“哎哟,性子这么野。算了,今天就陪你玩。不过,你让朕拿剑,剑在哪呢?”


黄少天:“别装了,你肯定看得见,不过我就当你瞎也罢。剑在你右手边靠墙,衣服裹着,一摸就是。”


皇帝是个促狭人,弯腰去摸剑时,不忘挑两句:“这次朕是自个儿来了。你说说,要是宫里高手跟着来,你这不是把自己搭进去么。少天啊,要么咱别闹了,好不……”


银光突刺。


寒意十足的剑尖在黑暗中划出一抹惊心动魄的弧光,闪瞬即逝。叶修不知道看没看到,那快如闪电的剑光恰巧贴着他脖子划过,一点血没流,足够吓人。


“你莫非是不敢?”


“堂堂斗神就种水平?”


“拨剑啊,快点的。”


“切切切我要宣布结果了啊,斗神皇帝输给新婚妃子剑圣,好大的消息,我算算能卖多少钱,百两可能不够起码得一千两。”


一连串的清脆语音从黑暗中传来,叶修一拍脑袋,他被提醒了。


哥这是来干啥的?是来圈圈叉叉的啊。遇上这么个闹腾的主,就当是情趣啊,情趣,哎……


皇帝扔掉剑,把黄少天压在床上,笑着说:“剑圣大大挺厉害的,就是跟朕比还差点。”


黄少天没放弃,挣扎着大叫:“你卑鄙不卑鄙无耻不无耻,半途让暗卫给我下绊子,这是男人的对决吗?我要单挑!单挑懂不懂?估计以你那无耻下流的脑袋也想不通什么叫单挑。”


“是是是,不过少天……”


“皇上,皇上,皇上!”


尖细的嗓音由远及近,小屋外一团混乱。叶修坐起身子,面色淡淡的。


黄少天大喜,这及时雨来得太及时,他都不敢相信自己有这么好的运气。有机会不上,那还是剑圣吗。


双手撑着身子,一翻身坐起,光脚跑下床,捡起冰雨,剑锋直指叶修。


“怕了吗?快拿剑,刚才那场不算,我们重新比过,快点快点快点!”


叶修望着他,弯腰拾起长剑,靠在木雕床架,懒洋洋地抬剑当胸,说:“来。”


“你这么坐着是什么意思?看不起我?莫不是天天伤肾伤脾的骨头都软了,你行不行,不行就说啊,我不会嘲笑你的。我不比了!”


说着,毫不犹豫地一个逆风刺冲向叶修,口不对行放烟雾弹技能点得满满。


叶修看似软弱无骨,有气无力地向左一歪,正好躲过逆风刺暗藏的突进范围。黄少天心中一惊,这是恰好的吧?越发不敢大意。他有心闹大,使出一招剑刃风暴,顿时满室剑光闪耀,狂锋虚实难测,杀机直指皇帝。


叶修是强,可还没强到随随便便就能打赢剑圣的程度。


他一动不动,任那流银的剑锋停在胸口,一脸纵欲过度无力的懒散样。抬眼对上一双愤怒的眼睛。


“你有病啊!”


黄少天只说了四个字,说明他是真情实感了。


 “皇上,陛下!亲王突然进京,说现在就要见您,快去瞧瞧吧!”


门外急促的低语声模糊不清,屋里两大高手都听个清楚明白。


黄少天琢磨了一下,忽然想起坊间传闻,说叶修这个皇帝虽然厉害,势力却不稳当,朝中对此多有议论。可谁都忌惮斗神实力,朝廷里暗流汹涌,谁也不敢轻举妄动,互相牵制至今。


叶修拍拍床架站起身,神色如常:“少天要乖乖的,四处乱跑会被弩箭射成筛子,朕还想看见活蹦乱跳的剑圣呢。”


黄少天心知,知道这是在提醒自己别想逃跑,只能反唇相讥:“皇上快去瞧瞧您那亲王吧,是叫陶什么的?可别大意被亲王甲卫捅成筛子。”


叶修一笑,转过话题:“对了,还没跟少天说,京城王家公子双目异像,有人说此人可成祥瑞,也是灾祸。你是想让他祸国殃民,还是……”


“什么跟什么啊……!他、他就是左眼大了点而已,什么祥瑞灾祸的,你堂堂皇帝陛下也信这个?骗人吧你。大眼好好的,说他祸国殃民我才不信!”


“那好,晚安。”叶修点点头,转身就走。


黄少天被噎了一下,冲到门边叫道:“什么意思啊你什么意思,说清楚!皇上皇上皇上,陛下陛下陛下,叶修!”


深夜里,只有老太监手中的灯笼微亮,只见叶修向他摆摆手,玄色身影很快消失于黑夜。


黄少天觉得心悸。他跌坐在床上,抱着冰雨,把头埋入被窝。


神仙侠侣,绝迹江湖。


 


评论(12)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