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

【all黄/叶all】深宫2

自己都觉得雷,然而,满足私欲。


……


五更天一过,鸡打鸣,晨钟起,想睡也不行了。


黄府里可没那么多规矩,黄少天在家向来睡懒觉。


可入宫第二天,他就不得不打着哈欠爬起来,面色苍白,眼圈乌黑。痛苦地穿衣净面,去见那皇帝的三宫六院七十二妃。


侍女小桃,就是昨天被他吼挺胸抬头的那个小姑娘,领着新封的少使,去孤烟殿在众人面前露个脸,敬个茶,就算是宫里有名有号的人了。


众妃接连来到孤烟殿前的大花园里,三两说笑,互相问安致礼。不少人对这位神秘的新妃的指指点点说些闲话。


黄少天径直走向主屋。


只听小桃小声说:“少使,少使您要记得了,请安要有顺序,长使以上的都要问安,其他人不用管,您只记住这些名字便好:第一个是韩昭仪请安,接着是周婕妤,方容华,肖容华,张美人,江美人,方美人,林充依,张良人,乔长使。如今陛下后宫不算太多,仔细记一记就好。”


“靠靠靠靠靠靠,这还不算多?我再念一遍你听听对不对……”


黄少天一口气不歇念了十来个人名,有点脑充血。得到的回报是小桃惊叹的目光。


他想问,这其中两个姓方、两个姓张的,要怎么区别?


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


黄少天跨过门槛,走进孤烟殿,只觉心胸一畅。


这宫殿十分巨大,不似温柔乡,倒似行军帐。宝剑名刀垂了满壁,书画上都是战马将军。


高座上,大马金刀坐着位汉子,一脸漠然,俯视众妃。


两人一进殿,便得到了全体注目。


小桃拼命给他使眼色,做口型:韩、昭、仪。


她看着自家少使茫然的脸色,突然想起一件要命的事……


新妃要先请安。黄少天扫过左右落坐的妃子们,只见环肥燕瘦,各有风韵。虽然大部分是男人,也是气宇轩昂者有之,可爱伶俐者有之,沉默温柔者有之。都无声地看向他。


在众人的目光集火下,黄少天走到韩昭仪面前。


仰面看去,只见好端端一个英武男儿,怎就给叶修做了妃子?


他冲那冷面昭仪拱拱手,笑出两颗小虎牙,说:“在下黄少天,给韩昭仪请安……呃……”


黄少天头一次说话打磕巴,是对着韩文清这张霸气的脸,偏偏要称他为,韩昭仪。


小桃在他背后一脸快哭的表情。


她就是忘了教这位主子到底要怎么请安啊!哪能像江湖草莽一样,抱拳称在下的?


黄少使昨晚着急忙慌地进了宫,一宿没怎么睡。早起来脑袋都是木的,也没想起来找人问问,宫里礼数都什么样。


结果就闹了个尴尬场面。


韩文清盯了他一会儿,一屋子人大气不敢出。


“坐。”


冷沉的嗓音,沙哑有力。


黄少天松口气,一溜烟乖乖坐到末座。别的什么美人良人,就当不存在。


另一个俊朗男子起身:“给韩昭仪请安……”一个接一个,十分有序。


黄少天见没自己的事了,左看看右瞧瞧。只见一个小男孩正在偷看他,大眼睛闪着亮光,长长的睫毛呼扇呼扇的。


那小孩见他看过来,忽然眨了眨眼,做了个口型:“早上好。”


黄少天想立刻跟他聊天,只能也做口型:你好,你是谁?你叫什么?我叫黄少天……


“咳,黄少使,你的院子是新辟出来的,未曾命名。请人起也好,自己题也罢,总之想个名字,报到内务府,再让人挂上扁额。”


说话的人黄少天不认得,是个细长眼眉,温柔活泼的男子。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提到自己,点头道:“没问题,但是不好意思我想问下,这座院子里只有我一人住吗?可不可以申请搬到别的院子或者叫点人过来?只有我跟小桃两个人住太空旷了。”


他只是随口一问,谁知那大眼睛的男孩立刻站起来,恭敬地说:“江美人,我愿与黄少使一起住。”


江美人……这不就是自己要请安的对象之一?


黄少天立刻反应过来,也站起身说:“江美人,我也愿意跟这位……小兄弟一起住。”


江美人就笑:“黄少使与卢保林是旧识?”


姓卢的小孩犹豫了一下,老实说:“我认得黄少使,黄少使不认得我。”


“哦?”


“啊什么什么什么?小卢你什么时候认得我我怎么不记得。”


“黄少使是闻名天下的剑圣,我自然认得。在座诸位,恐怕也少有人不认识吧!”


这小男孩一说到剑圣,便两眼放光。目光烔烔扫过四座,还真有不少人低下头。


江美人还是笑:“不错,冰雨剑圣,江湖闻名。黄少使初入宫便得圣宠,实力不凡,我等用剑之人,十分敬佩。”


话说的不阴不阳,众人都不作声。


姓卢的小孩知道江波涛的主子是周泽楷周婕妤,于是转而去缠周泽楷:“周婕妤,我也是使剑的,实在敬慕黄少使人品剑法。新辟和院子很大,我那院子却已满了,搬我一个出去,也给清梦苑腾些地方。”


黄少天偷眼瞧去,那周婕妤长相实在俊美不可方物,若论脸排座,他当是第一才对。


周泽楷看看黄少天,低下头,轻轻“嗯”了一声。


江波涛便吐出口气:“行,就这么定了,卢保林搬去新院,住东厢。”


周泽楷又看了看黄少天,点点头。


从始至终,韩文清除了一个“坐”字,一言未发。


黄少天看着小卢欣喜的小脸,不胜唏嘘。在这深宫后院之中,他突然又有了动力。若能手把手教出一个亲传弟子,剑圣后继有人,总不算无声落幕江湖。


这一晚,叶修没进后宫。


黄少天与卢瀚文过了两招,喜不自胜。他可以肯定,这个只有十四岁的孩子,是个用剑的天才!


“少使,少使!快,快准备一下,韩昭仪往这边来了。”小桃喘着气报信。


黄少天放下剑,就听卢瀚文说:“黄少你应该不知道,这个韩昭仪原是霸族族长,自从霸族领地被嘉朝收服,他就被皇帝收进来了——自然是很不情愿。


“所以,虽然韩昭仪位份最高,真正管事的却是周婕妤,周婕妤不爱说话,他那副手江美人就相当于后宫主管,可威风呢。”


黄少天“咦”了一声:“小卢你别说,这个霸族族长的名头我听说过,叫韩文清,是个使拳的行家,江湖人称拳皇,我一直不得见面,没想到啊,在这碰上了!小桃,我要准备什么?对了,他是不是想跟我比试比试?哈哈,小卢你看着吧,本剑圣与拳皇实地演练,可瞧好了。”


韩文清自踏进新院门后,吵吵嚷嚷的声音不断地往耳朵里钻,直钻进脑仁。


原来是黄少天死活缠着要跟他打架:“拳皇我知道你是谁了,你就是拳皇韩文清,对不对?没想到你成名十年,栽在叶修手里,哎,不过说实话,我也不太能打得过陛下。不如咱俩来练练?共同进步嘛,说不定哪天就打得过斗神了。来吧来吧来吧,我用木剑,咱们来练练练练练!”


韩文清冷冷地说:“不用木剑,你就用冰雨。”


“哎哎?可是你用拳头我用剑,本来就不太公平。没关系的,本剑圣用什么剑都是一样——”


“我也是,不管敌人用什么,我就用这双拳头。”韩文清喝道:“快点,让我看看江湖上的新秀剑圣,究竟有何实力!”


黄少天非常兴奋,身影一个飘忽,挺剑便要冲上去。


忽听院门外,宦官尖细的嗓音断断续续地说:“宣……京城王氏长子王杰希……入宫为……封……容华。”


韩文清正提起双拳,凝神要战斗。忽觉得对面的气势陡然消失了。


他死死皱起眉,心想与自己齐名的剑圣,怎会如此不堪?未战先怯,不配当他的对手。


可仔细一瞧,发现对面的剑圣,竟然连剑都扔掉了?


那柄被黄少天视若性命的冰雨宝剑,“呛啷”一声,掉在了地上。


韩文清只见对面那少年突然停住了身形,连剑也扔了,脸色煞白,呆呆地望向院外。


韩文清面色阴沉得能滴水。


“大眼儿……”


黄少天弯腰捡起冰雨,发足狂奔。


“黄少天!”


有人在喊他?是大眼?


不对不对一定不是的,一定是他听错了!王大眼,王杰希,怎么会……?!


“前辈!黄少,黄少!”


卢瀚文紧跟着冲了出去。


王杰希,王杰希,王杰希!


尖细的嗓音还回荡在耳边一样。


京城王氏长子王杰希……入宫为……封……容华。黄少天的脑子里,只剩下三个字。


王杰希。


他妈的,王杰希入宫了,还被封为……容华?


这他妈的。


他最后只想到这四字,真情实感。


这深宫的囚笼,他一个人呆就够了。为什么还要把王杰希也折断翅膀,扯进笼子?!那个人就像九天的星辰河水,绝不该被囚禁在这座黄金笼中,他绝不会坐视这件事,发生在自己眼前。


脑中忽又响起昨晚皇帝的话:王家公子双目异像,有人说此人可成祥瑞,也是灾祸……


难道这是皇帝早就计划好的?叶修,也喜欢王杰希?!


黄少天脑子一片浆糊,已经冲到了宫门口。


明黄色的软轿。


从窗子里,伸出一只修长的手掌,半撩开车帘,淡淡的声音远远传来,黄少天听得清清楚楚。


“还要多久?”


黄少天耳朵里、脑子里,轰的一声嗡鸣,眼前一晕,冰雨剑“当”地一声拄在地上。


是王杰希。


那轿子从他眼前,缓缓驶过。


他竟然不敢阻拦。


嘉世十年,皇帝连封两位新妃,前一夜才宠的新人,后一晚便成了旧人。


不论新人旧人,在不大的深宫中,总是要见面的。


可所有人接连三日,都没见到过黄少天的影子。


有人耻笑,这是受不了圣宠转移得太快,不知在哪生闷气呢。


有人在宫外叹息,犹豫再三,终于提笔作书。


那圣眷正隆的新人,则在自己殿里养了只鹦鹉,名为:夜雨。


黄少天躲在屋檐上,对着那只鹦鹉发呆。


他眼前白光乱闪,几日滴米未进,身体受不了了。


终于体力不支,一头栽倒灌木丛里。


 “谁在外面?”


被着墨纹绣金缠枝袍的男人,抱着鹦鹉走了出来。


是左眼大,右眼小,一脸平静的王杰希。


评论(1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