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

【all黄/叶all】深宫3

大量韩黄出没注意


……


这座新辟的小院子挂牌“夜雨阁”,是黄少天定的。挂上扁额之后,不少人前来到访。


韩文清找他比武,上次两人比试被打断,这次他们整整打了一柱香的时间,韩文清赢了,却黑着脸,冷硬地说:“你状态不行。”


黄少天与高手过招,正觉十分过瘾,听到与自己齐名的前辈这么说,更是得意:“这次不算,下回再来。本剑圣前些天从屋顶上跌下来,生了场病,过两天一定能赢。”


“对了老韩你刚才的高飞脚有破绽,我就是手没跟上,不然肯定能给你打出僵直。”


韩文清成了老韩,他不介意,只是黄少天说的破绽,他自己也注意到了。


不是不知道,而是做不到。


黄少天还年轻,他不明白这种感觉。韩文清也不老,却已经渐渐力不从心。


“好。”


曾经的霸族族长,十年风光无限的拳皇,只说了一个字。


这是承诺。


拳皇剑圣,江湖齐名,本应叱咤风云,又如何好似笼中金雀,被锁在深宫之中?


韩文清在黄少天身上看到了自己影子。


走了韩文清,迎来周泽楷。这位美男子是个闷葫芦,跟黄少天在一块,彻底成了哑葫芦,一声不吭。


“吃不吃瓜子?杏仁核桃栗子?听说你是使枪的,要不要比一比啊?不行,现在天太黑……”


“呃……”周泽楷刚想说我什么也不想吃,黄少天已经说起比武了,他只好把话咽下去。


“小周你说,叶修这人拢了一帮高手做妃子,我怎么看也不觉得他真心实意喜欢男人,他有目的?保护自己?小周你保护过他吗?不对,斗神哪用得着别人保护,他可真强,要有人能杀掉他,我立刻去雇……咳咳开玩笑的啦,不过小周你……”


周泽楷成了小周,他不介意,只是他所在的穿云殿中,从未如此吵闹,他头有点痛。


“晚安。”


周泽楷逃命似的离开了,连自己的本意也没说出口。


他挺喜欢这个光芒四射的剑圣,所以想主动接触一下,没想到……下回,还是叫上江波涛吧。


江美人就这么被拉上了不归路。


最后,王杰希也来了夜雨阁,带着他的鹦鹉夜雨。


“我要杀了你那鹦鹉,那叫声实在太太太太太太烦了!”


黄少天暴躁得很。


没料王杰希点点头:“确实,不如就叫它声烦。”


“靠你滚毛线球去!王杰希我……嗷呜——”


这次是那两片冰凉的薄唇主动贴了上来,没有交缠的舌,只有甜蜜到发苦的接吻。


黄少天一动不动,脸色苍白。


“……王杰希我不喜欢你了。”


“你喜欢谁?”


“韩文清,周泽楷,卢瀚文,大黄。”


是他最近见到的三个人,外加一只小狗。


王杰希轻叹一声:“我不放心你。”


“啥?你不放心我所以进宫当了叶修的妃子跟一边跟他搂搂抱抱一边看我过的好不好?王大眼你别逗我,我是不如你们多智,基本智商还是有的!”


“你很聪明,也很厉害,可是叶修那人,你比不过。不是说剑法比不过,是心思。皇帝年少登基,他动过的脑筋是你的百倍,怕你被他卖了还要帮他数钱。”


黄少天:“那你呢?大眼,我也真的看不懂你。我不觉得你会害我,也不觉得你喜欢叶修,想进他后宫,你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你跟叶修有什么区别?反正我都是被卖了还帮数钱的命,卖给皇帝说不定价还高点。”


他自暴自弃地坐到地上,真不懂这些玩心机的人在想什么。要不给喻文州写封信问问?算了,这么丢人的事,不提也罢。


王杰希把他拉起来,耐心哄劝:“不过一时眼迷,过了这个冬天,你就懂了。”


日子不论多烦心,依旧要过。


幸好,到得寒露之时,穿云殿和孤烟殿商量了一下,决定向皇帝申请出宫打猎。


秋季越发的冷,再不去北方猎场,就只能等到明年了。


叶修欣然同意,带着十多名男妃,浩浩荡荡出了京城,前往猎场行宫。


路途漫长,叶修搂着方容华在马车上白日宣淫,一众嫔妃都是高手,把那淫声浪语听得清清楚楚,个别脸皮薄的还闹了个大红脸。


黄少天坐在马车里,毫无顾忌地骂叶修没脸没皮,一边好奇地问卢瀚文:“我至今分不清两个方姓的都是谁?方容华是谁?还有一个……方美人?这又是谁?”


卢瀚文说:“方容华叫方锐,原来是呼啸楼的人,后来陛下可宠他,单给他设了个院子,叫无量宫。方美人叫方明华,是穿云殿周婕妤的人,也是凭着周婕妤的势力,还算得宠。”


“小卢真厉害,什么都知道。我来了好几天才明白张美人叫张新杰张良人叫张佳乐,那你说这俩人谁更得宠?我看张新杰美人完全是个机器,太恐怖了,皇上会喜欢?那张佳乐又疯又二,好歹比张新杰有人气儿多了……”


卢瀚文噗嗤一笑:“张良人确实更受宠些。那张新杰是韩文清的左膀右臂,穿云殿的人都封了好几个,孤烟殿的也得封几个,每月奉禄都是两殿不小的收入。”


“要是以院子划分地盘,那小卢你就是我的人了啊。放心以后有我罩着你,受欺负了就跟我说!本剑圣一把冰雨在手还没怕过谁。”


“啊……呃,陛下!”御驾里传来模糊的呻吟,黄少天打了个寒颤。


“这玩意儿怎么不隔音。”黄少天嘀咕着,烦闷地撩起帘子,去找王杰希的马车。


跟他离的最近的,却是孤烟殿的大马车。


马车旁边还跟了两骑高头大马,分别坐着韩文清和张新杰。


黄少天兴奋地探出半个身子冲他们招手:“老韩!老张!借我一匹马骑骑行不行?我骑术可精湛了,绝对骑得好,伤不了你们的马,拜托拜托。”


只见韩文清与张新杰对视一眼,韩文清的马快了几步,走到夜雨阁的马车边上,俯身低下头,说:“上来。”


“多谢老韩!老韩你真是温柔善良霸气威武天下第一的好兄弟。”


黄少天缩回头,从马车前边一跃而出,轻功一点,身姿轻盈地落在了那匹宝马上,正坐在韩文清的身前。


“它叫大漠,是匹战马。”


韩文清的嗓音很低,还穿着胸甲,披风猎猎。


若无人说,谁都要以为这是位叱咤沙场的名将,而不是深宫的贵妃。


黄少天自打出了宫门就极度兴奋,现下骑上了马,一握缰绳,回头喊道:“老韩你走不走?咱们骑快点好不好,你的孤烟殿马车是压阵的吧?咱们往前赶赶也不会超过车,让大漠跑起来呗,你听你听它叫可欢了。”


大漠是汗血宝马,韩文清最喜欢骑着它驰骋四野。


他明知这不合规矩,半环着身边那个温暖的身体时,忍不住就点头:“好。”


张新杰只来得及叫了声“不行”,两人一骑,已经闪电般冲了出去。


一路绝尘,风声呼啸,身后的胸膛很暖,黄少天被裹在他怀里,高兴得乱叫乱喊。短碎的头发飘到眼前,又落下,又飘起。


韩文清生出了一股奇异的感觉,仿佛胸腔里十年未化的坚冰,在此刻缓缓开裂……


不知不觉,两人已远远超出车队。


夕阳渐落。


韩文清做了好几年宫里头衔最大的妃子,自然知道此时应当立刻勒马回返,再向皇帝请罪。


可他一点也不想放手。


这双拳法家的手,已经太久没有如此有力地握过缰绳,他太久没有如此畅快淋漓!


黄少天回头笑道:“老韩你看,我们最先到猎场了。”


“这地方能我认得,再过十里地就是行宫。”


“小时候爹带我来过,他说,你武功高,剑术好,不如考他个武状元,到时做个白袍小将,风光得紧。我就说好啊,爹你等着,我不仅能做将军,还能做大将军!你儿子的剑法岂是一般人可比的?除了那斗神,我自信不输给谁。我爹就笑我口气大,但是我真的成了剑圣,跟老韩你齐名呢,说实话我自己都没想到,哈哈。”


大漠突然慢了下来。


黄少天没防备,身体往前一闯,被一条手臂紧紧拥住,才没跌下马去。


他惊得回头一瞥,发现韩文清面色呆滞,那张千年不变的冰山脸上,头一次露出复杂的,无奈的痛苦的表情。


“老韩……”黄少天知道,自己大概是触到韩文清那根弦了。


但是他很高兴,有些话,他早就想跟这位深宫中的拳皇好好说一说。


“我父亲说,你是天生的战士,就该率领族人,纵马战斗,保卫家园。”


那低沉沙哑的嗓音,在塞外的狂风中模糊不清。


“但是我失败了。霸族成了王朝的领土,我身为族长,却成了皇帝的妃子。”


“你可以瞧不起我韩文清,我却不愿……”


“老韩,”黄少天打断那渐渐低到听不清的声音。


少年眼睛亮亮的,夕阳的红晕染在他的脸颊上,洁白的牙齿笑得动人。仰面看着他,像是民歌中的山妖,引诱着人不断追随。


“你骑着大漠逃跑吧!”黄少天语出惊人。


“大漠是匹宝马,一定能带你跑得很远很远很远,跑到天王老子也找不到的地方。他叶修何德何能,困了你和大漠这么多年。他能有千里眼顺风耳吗?能找到跑到天涯海角的千里马吗?”


“你的族人能照顾好自己,老张也不简单。你不用担心他们,快跑吧,这么好的机会,千万不能错过!”


黄少天越说越急,他仿佛已经看见,一个骄傲的身影骑着大漠,站在高高的山颠,俯视山河。


那才是真正的韩文清。宫中妃子,与他丝毫不相关。


“如果你们孤烟殿的人出事,我以性命担保,一定会帮忙!本剑圣一言既出,驷马——唔!”


韩文清扳过他的脸,盯了一会儿,突然低下头,火热的双唇就压了上去。


比起那让人心惊的霸道气势,这两片嘴唇落下时,却是极度的温柔,无限的缱绻。铁骨柔情,不过如此。


夕阳轰地落下山,余晖映得两人身影微动,骑在血红的马儿背上,脚下是一望无垠的草原。


狂风吹起韩文清的披袍,把两人裹在柔软的绒料里。


等黄少天反应过来的时候,韩文清已经放开了他。


“我不会跑。”


“叶修知道,我不会跑,他才放心给我大漠。”


“他知道你也不会。”


“黄少天,我老了。”


好似一记沉闷的钟声,宣告这场对话的结束。


黄少天愣愣看着他:“怎么会,你才不到三十……”


叶修听到侍卫禀报,说韩昭仪和黄少使骑着大漠狂奔而去,根本追不上。


方锐伏在他腿上喘气,抬起头问:“要不让周泽楷去追?”


“不用,”叶修微笑,那是尽在掌握之中的笑容:“他不会跑,少天也不会。”


方锐说:“黄少天有父有母,还有个王杰希在宫里,他是不会。韩文清呢?他好像没什么牵挂了吧。”


叶修大笑:“韩文清更不会逃跑了。”


“为什么?”


“他在这宫里消磨了太多时间,而且是年轻的时间。他已经老了。”


“两匹野马而已,放出去撒撒欢,回来时更膘肥马壮。”


叶修静静地说。


方锐突然打了个哆嗦。


评论(2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