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

【all黄/叶all】深宫4

有点忙…

没出现在宫里的人要逐渐亮相了


…………


韩文清和黄少天在第二天的五更时分按辔回缰,皇家车队蜿蜒前行,两人像小石子一样沉入了浩荡的队伍里。


一切如常。


三天后车队到达行宫,叶修先去了行宫旁的道观,要先祭祀、再狩猎。


这座道观历来有名,名叫虚空观,其中有师兄弟二人,合称为“双鬼”。师兄李轩沉着爽朗,师弟吴羽策气度不凡。


叶修走进观里,环顾四下,红枫黄叶落满院:“你们俩又躲哪喝茶呢,别让哥找,快出来。”


过不一会儿,两名玄衫道士,从桃树林里飘然而出。见是叶修,稽首行礼。


李轩说:“怎么皇上想起来这小地方?”


叶修走上去,捏住他下巴,端祥:“你又胖了。”


“滚!”


“前些天就让人给你送了信,怎么,没准备好迎驾?”


“……”


两人齐齐脸红,他们却知这迎驾是什么意思。


叶修让他们带路,进了暖阁,里面炭火烧得极旺,好似深春之时。


“原来是偷偷准备了。”叶修笑。


吴羽策跪下来解开他的衣带。撩开外袍,褪下亵裤,半硬不软的命/根就垂在他眼前。


“真是懂事的孩子。”


叶修低语,修长的手指揉了揉他后脑的长发,微微用力按过来。


把龙根含进嘴里,那滋味也不可能好。吴羽策白净的脸涨红,鼻翼翕动,喘息不已。


含得片刻,那物什就迅速膨胀,硬得不行,叶修拍拍他的头顶,吴羽策让那宝贝滑出口腔,别开脸,双手撑在身后,眼角发红,目光空茫,唇边还有些口涎。


李轩见对方看过来,退了一步,硬着头皮问:“您不是来祭神的?”


“过来。”


皇帝向他招了招手。


李轩只好走过去,低头脱衣服。


“哥原以为物事人非,没想到你俩还跟以前一样,呵。”


他把李轩按在床边,手指上沾了些膏脂,送进那幽闭小/穴里。来回润/滑够了,龙根深深捅进了温暖的穴道。


“呃,啊……”


李轩仰起头,明亮的眼睛里没有焦点,视线之中,小小的八卦镜里映着他苍白红晕的脸色。


大道虚静,坐忘一空。


三番肉/体交缠,五次翻云覆雨。


修道之人,却称双鬼。


皇帝祭了神,脖子上挂了虚空观两名道长开光护法的金链,秋狩正式开始。


秋风寒飒,草原枯黄,正暴露出不少肥膘满身的猎物。十几骑人马停在猎场中,有些已急不可耐,马儿嘶叫不止。


“这次狩猎咱们换个花样玩。”


叶修按马走上前,风吹得他黑发飘扬,他说:“虚空观的道长花了几天时间,猎走了这片场地里大部分猎物,打上记号,藏在最隐秘的地方。”


“也许是在二十里外的农人家里放养着,也许就在你脚下哦。”


“找到它们,需要线索。然而只有朕知道所有的线索。”


“捉迷藏都会吧?七天时间,找到朕,要到线索,再去找猎物,怎么样,是不是好玩多了?过程可以循环,但不能跳步,必须根据线索拿到猎物,才能再来找朕。第一名的奖励是……”


皇帝看着大家表情各异,颇为神秘地说:“朕满足你一个愿望。”


“好了,有什么问题就问吧。”


像是张新杰肖时钦王杰希,已经反应过来,这哪是在与猎物搏斗,分明是在跟斗神比试。


他们立刻抓到了这新玩法的关键,张新杰问:“怎样才算找到陛下?怎样才能要到线索?”


叶修说:“单打独斗你们谁都不行,但是可以组队啊。也不用非要把朕打趴下才行,武斗的事,朕自有分寸,你们赢了,绝不为难,立刻告诉你们线索。”


他和蔼地笑道:“不过,千万注意别因为分脏不均,闹出笑话啊。所有人都转过身,朕要藏起来了。”


众人只好调转马头,面色复杂地面面相觑。


满足一个愿望?


斗神,皇帝,叶修,这承诺,到底是价比千金,还是一文不值?


比赛正式开始。


大家对实力这件事都心里有数,有些关系好的已经组到一起。


韩文清自然是和张新杰并辔而行;周泽楷江波涛和方明华一起商量的时候,林敬言跟方锐已跑出去老远;唐昊跟谁关系都不好,扯上沉默的乔一帆走了;张佳乐拉住离他最近的黄少天跟卢瀚文,三人打打闹闹,疯疯颠颠。


剩下肖时钦和王杰希,两人自觉联手。


王杰希问:“陛下以前也喜欢玩这些花样?”


“怎么可能,”肖时钦摇头,“他都懒得来。”


那厢卢瀚文和张佳乐却吵了起来。


卢瀚文说,叶修耍心机你能比得过?别去猜他想藏哪了。到处瞎转转,说不定还能碰上打个招呼。


张佳乐被队友的消极态度气得要命,说小子你别碍事,我就要争第一!


黄少天:“反正张佳乐你也不知道要去哪找,不还是得瞎转吗?我倒是有个方法,就是咱们紧跟着王大眼和肖时钦。这两人都聪明得要死,肖时钦还精通机械,说不准已经在叶修身上放了什么追踪器之类的。他们分析的路线还比较有可能找得到叶修,省得我们乱跑。”


于是王肖两骑屁股后面,悄悄地吊了三个影子。


不得不说这个决定真是机智无比。


五个人在半天的跑马后,率先找到了叶修。


叶修又跑到了虚空观的暖阁里,跟李、吴二人调情正浓。


猛然被王杰希推开窗户,大小眼瞪着,平静地提醒:“陛下,该干正事了。”


肖时钦脸红得要滴血。


叶修叹着气坐起来,冲两人招手:“这暖阁烧得炭太旺,朕现在骨头都是软的。这样吧,李轩和小吴先下去,你俩来给哥揉揉腰。揉高兴了,就给你们线索哈。”


张佳乐忽然从树上施展轻功冲过来,拨出火铳给了他一枪:“无耻!”


黄少天反应更快,冰雨剑出,银光满室。卢瀚文紧随其后,细剑如灵蛇杀向叶修。


叶修随身带着的伞陡然撑开,弹开火弹,又向下一滑,左突右冲,闪过剑光。


虚空双鬼站在一旁,急忙组起阵法,以防误伤。


肖时钦一看先手被人家抢到,立刻甩出准备好的小机械人和捕猎者,直扑向皇帝。


王杰希预判定位,绕过黄少天,在屋子里扔下一个熔岩瓶,正好点燃炭盆,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屋中一片火海。


“大眼你想烧死我们啊!!”黄少天嘴上大喊,剑光在火海中起舞,紧紧咬着叶修不放。


叶修相当于在一挑五高手。


他当然不可能赢,而且还负了伤。


锦裘被大火烧焦,光顾着躲黄少天,胳膊上被卢瀚文划了一道子。


“你们,真行。”


叶修无语地看着李轩和吴羽策灭火,脖子上顶着一把火铳。


张佳乐得意极了,枪口往前顶了顶:“快说线索!”


他们现在就能杀了叶修吗?可以……杀了他?


黄少天握着剑,恍了个神。


斗神也是人,也会死。


他身子一晃,猛然惊醒,心里砰然直跳。这次狩猎,实在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可是,为什么这些人没有要动手的意思。


老老实实地玩着叶修制定的游戏,看他流转在脸皮上的微笑,去争他的一个承诺。


不是杀了这人更快吗?


唯独更加肯定一点:皇帝把这些高手锁在深宫,到现在还活蹦乱跳的,绝对不仅仅是靠他的实力。


“看在你们五个拿了个首杀,就告诉你们个大目标。往西北走七八里地,有座破庙,庙后面有口枯井,那是条地道。沿着地道走,有一大群目标哟。”


“小事情啊,你的小木狗朕收下了。这小东西还真管用,不过你以后也用不上了。大家加油。”


说完,叶修眨眨眼,从窗外纵跃几下,不见踪影。


“快走啊。”张佳乐收起火铳,就要去翻出窗户。


肖时钦拦在窗前。


“等等,得先说好猎物要怎么分配。”


“均分啊!要是我们不在,你俩就得去给叶修揉腰了!”


王杰希摇头说:“叶修说这批猎物很多,不如分成六份,多给肖时钦一份。能找到叶修,确实是他出力最大。”


众人一致同意,张佳乐还有点不愿,但也没说什么。


五名轻骑悄然跑向西北那座破庙,五人加倍小心,防止再出现黄少天这样的机会主义跟踪者。


第二个找到皇帝的,却不是有张新杰在的韩张两人。


原来是唐昊和乔一帆,毫无头绪地树林里的河边搜寻,碰见叶修在洗澡。


真真是撞大运了。


在火海里打过滚,在河里洗个澡确实是很正常的举动。


王肖二人也能想到,只是这游戏规定不能跳步,必须要先拿到猎物才能再去找皇帝要线索,不然他们一定直扑河边,再抓一次叶修。


乔一帆看见那白花花的人影时都傻了,还是唐昊反应快,捂住他的嘴闪身躲进旁边的灌木丛里。


两人对视,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谨慎和兴奋。


乔一帆率先出手,鬼步冲到河边,袖中一抖,放出瘟疫毒种。瘟阵在水中传染性更强,他们要把叶修逼出来。


叶修凌空跃出,身上一丝不挂,轻飘飘落到一根树枝上,简直无奈:“今天够倒霉。我说你们,好歹让哥穿上衣服。”


“……”


乔一帆动作一顿。唐昊可不管那么多,随手捡起大石块就扔了过去。要不叶修躲的快,能正中脑门。


三人各出绝技,战在一起。


这次战斗比一对五艰苦了不止半点。乔一帆竭尽全力要控制住他,唐昊猛冲狂打,刁钻招术频出,逼得叶修也有些狼狈。


他洗澡的时候没拿着千机伞,相当于赤手空拳在与两人搏斗。


最终乔一帆以鬼连环不断干扰控制,唐昊使出一记霸王连拳,叶修急忙说:“停停小昊儿,你想打死朕。”


唐昊:“你没用全力,再来打!”


叶修:“算了,朕刚跟五个疯子打过,好累。告诉你们个小点。是在这片树林往南,顺着河,一直走,见到三棵老槐树,往西拐,见到四棵连排松,再往南,直着走就能看见了。”


“但是,罚你们下次服侍联洗澡。”


说得一本正经,拿起岸边的千机伞,足尖点地,很快消失在树林中。


唐昊瞪着那人的背影,捡起块石子,在河上打了个水漂。


“走。”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