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

叶蓝 心甘情愿

蓝河啊,先是坚持不懈地撩,等撩够了,突然就跑没影。靠,哥被你撩起来了你得负责!——叶修

……


小学的时候,蓝河是三好学生。天天考双百,师长齐夸赞。


初中的时候,蓝河不是三好学生了,也是能考上重点高中的料。他人老实,心思细,长得也好看,朋友很多,良莠不齐。


高中的时候,蓝河打起了荣耀。


他不仅打荣耀,还会跟人打架。


学校旁边的网吧是他一哥们儿的地盘,有次他在网吧打游戏,碰上有人来砸场子。


蓝河性格温柔,但一点儿不软,抄起椅子就跟看场子的大哥们一起上了。


打完之后,那哥们儿拍着他肩膀:“可以啊博远!我觉得你很有天赋,不仅会打架,荣耀也打得挺好!对了你在荣耀里叫啥?加入我们蓝溪阁吧!好处多多福利丰厚啊你千万要考虑考虑!”


啥?


蓝河懵了,大哥您484说反了?


但,他还是加入了蓝溪阁。


加入了公会,并且凭借能力爬升得很快,他被荣耀牵扯住了越来越多的精神。


他勉强考了个一本。上了大学后,玩荣耀更是百无禁忌,各种风骚,还被称作蓝溪阁五大高手。


直到绕岸垂扬嚣张地挑畔他,春易老把他派到了第十区。


蓝河遇到了君莫笑。


这天不是节日,不是假期,甚至不是周末。


蓝河从床上爬起来,刷牙洗脸,头疼地揉着太阳穴,打开电脑,插帐号卡,“荣耀”。不出意外的话,这就是他一天全部的日常。


今天不一样。


有人在敲他们寝室的门。


“进。”


他头也没抬,不是推销的,就是发校园广告的。


“哎哟我去,小蓝你们屋子乱得可以啊,我该坐哪。”


蓝河猛地抬头,眼睛瞪得像墙上的挂钟。


“我靠靠靠靠靠——”


叶修觉得没地方放外套,只好搭在一条胳膊上,无奈地说:“别学少天,我不想碰到第二个黄少天。”


蓝河的眼睛跟着他转,张着嘴,傻了。


昨天。


君莫笑说,要不要试试交往啊,小蓝。


蓝河说,行,叶神,这个BOSS让给我们蓝溪阁OK?


君莫笑说,一个BOSS就把自己卖了?


蓝河嗯嗯两声,就去抢BOSS了。


现在。


这特么是什、么、情、况、啊!!!!!!!!!!!!!!


蓝河无声的惨叫。


“我真没地坐。”叶修走过来,指着他床边:“可不可以坐这里?”


“叶叶叶叶叶叶神,坐坐坐坐……”


“不至于吧,都打哆嗦了。我有这么可怕?”


那是一双纤细柔软,修长漂亮的手,捏了捏他的脸。


蓝河全程呆滞。


蓝桥春雪被他弄得站在悬崖边,差点就跳下去了。


“哎别跳!”


叶修眼疾手快,一手搭在他握鼠标的右手上,左手敲上键盘,把蓝桥春雪这个跳崖少年拯救了回来。


温暖干燥的手掌。近至可闻得的呼吸。专注的眉眼。


蓝河:我好像得了高血压心脏病还有点发烧。叶神,离我远点好吗?


“离、离我远点。”他结结巴巴地说着,“我我生病了怕传染。”


那只温热的手覆上他的额头,慵懒的嗓音在鼻子尖处响起:“没啊,没生病,你错觉。”


“你、你来干什么?”


“小蓝昨天我们说好了,你用BOSS把自己卖了,今天我来验货。”


“卖你个头!我生是蓝溪阁的人,死是蓝溪阁的鬼!要保姆自己去找!我不干!”


“哎……”


叶修说:“小蓝就是老不能认清现实。”


按着他右手的手点到桌面,去点那个企鹅图标,翻出与“小心谨慎不能跳坑此人乃联盟第一心脏叶神”的窗口,叶修噗嗤笑出声,说:“都这么提醒自己了还跳坑,你傻不傻。”


君莫笑:【要不要试试交往啊,小蓝。】


蓝桥春雪:【这抢BOSS呢叶神您换个时间敲我行吗!!!】


一秒后。


蓝桥春雪:【叶神你说啥?这个BOSS让给我们蓝溪阁可不可以?】


君莫笑:【一个BOSS就把自己卖了?不过,可以啊。你去抢吧,记得你答应我的。】


十分钟后。


蓝桥春雪:【谢谢叶神!!】


“真是,被卖了还道谢。”


叶修手快截张了图,用画图的粗红笔把“交往”和“你答应我的”重点圈出,漂亮的指尖点着电脑屏幕:“你答应我的。”


“啊啊啊啊啊啊?”


蓝河僵直傻逼状。


那、那只是玩笑吧?怎么会……


“你要说不行,那我走了。”


叶修忽然站起身,那温暖的怀抱,温暖的手,一下子离去,好像带全身的温度。


“别!”


蓝河冲口而出。


叶修笑着转过身:“哥这魅力,一般还真没人能挡。”


“……”


蓝河被此人无耻没脸皮再次刷新下限,表情精彩万分地看他重新坐回自己身边。


“那叶神您来是?”他小心翼翼地问道。


叶修估摸让这货自己把头从沙坑里拔出来是不可能了,只好自己主动出击:“你是我男朋友,我来找你玩。”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蓝河在心里尖叫!发疯!摔枕头!


然,他平静地“哦”了一声:“G市没什么好玩的。”


叶修:“你就挺好玩。”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不是,叶神,您还是请回吧,您这样我这小心脏承受不了,一张车票就当是我临别赠礼。呃,对了,如果您一定要坐飞机,我、我没钱……”


叶修:“你觉得我在开玩笑?”


“难道……”不是?


叶修冷着脸看他,把蓝河看得毛骨悚然。妈妈呀,这这这叶秋还是那个可以cos懒羊羊的叶神吗!!怎么这么这么这么可怕!?


虽然,他的内心,真的,真的,好像似乎,很高兴的样子。


在自己向叶修连发18条好友申请之后,他就明白,对一个付出越多,就会不可自抑地越喜欢他。


他申请调回神之领域。


是为了躲避可怕的君莫笑。


那个可怕到,让他无数个熬夜的夜晚筋疲力尽,全心周旋到有点喜欢上的……叶神。


“所以您还是请回吧,不过如果叶神一定想看看G市,可以去找喻文州和黄少天前辈,蓝雨的训练营在XX区XX路XX号……”


蓝河揉着太阳穴,他从未感到如此疼痛。


叶修走了。


一起带走的,好像还有他胸腔里一颗心。


恶……这么说,感觉好恶心。


蓝河捂着脸倒在床上,鼻子发酸,忍不住地就流下眼泪。


呜呜呜呜呜呜刚才是梦吧是梦吧?他自己把喜欢的推走了,呜呜呜呜这一定不是真的……


蓝河一直是个理智的人,理智到可以压倒一切感情。什么时候该出手、什么时候该收手,他会算得清楚。游戏里的蓝桥春雪稳重矜持,被叶修夸是打副本的好手,虽然可能操作不是顶尖,但出错的概率低,让人放心。


他也一直这样告诉自己:你没有天赋,必须足够理智。


打游戏,打架,没日没夜玩荣耀到疯魔,也能考上一本。


站在联盟顶尖的叶秋大神跑来G市,敲开他寝室的门,说,是他男朋友。


呵呵这怎么可能,别是玩什么真心话大冒险之类的,呵呵他才不信,呵呵别想骗他!


蓝河蜷在被子里一动不动,笔记本放在桌子上,屏幕闪烁着亮光。


等等!


蓝河瞄了一眼屏幕。


等等等等……


他把被子裹在自己身上,拿鼠标去点荣耀里的对话框。


夜雨声烦:【我靠靠靠靠靠靠靠蓝桥你何方神圣!!!他妈叶秋突然到了蓝雨门口开门就找我说要你去兴欣,我怎么不知我们蓝溪阁有这么个人才!!!!??喂喂你现在就来蓝雨俱乐部!!!我和文州都震惊了好吗!!难道我们蓝雨会有两个小卢?天啦下个赛季冠军不是蓝雨的我都不信!】


卧槽!


蓝河绝对比夜雨声烦更震惊。


蓝桥春雪:【不,黄少天前辈误会了。如果叶神要挖我这个网游里的小角色还用跟前辈说吗?我又不是战队里的人,又没有合同什么的。所以前辈真的误会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打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话,紧绷的神经好像马上就要断裂了。


夜雨声烦:【蓝河】


夜雨声烦:【俱乐部门口等你】


蓝河差点一口气喘不上来晕过去。


夜雨声烦:【我靠靠靠靠靠靠刚才无耻老叶抢我电脑!不过G大离蓝雨这么近你快点过来我等不及要看看】


夜雨声烦:【快点】


夜雨声烦:【就是啊快点过来就对了老叶你无耻卑鄙下流蓝桥在我眼前不会让你抢去的!!】


“啪”


蓝河猛地扣上笔记本的盖子。


名为理智的神经要烧断了似的疼痛。


他捂着脑袋,坐在床边。


好像还有叶修的温度。


十一月,G市依旧温暖。


蓝河穿着帽衫,一路骂自己傻逼,双脚还是不受控制地走到了蓝雨俱乐部门口。


抬头,是那个熟悉的蓝色标志。倒三角,正水滴,紊乱的心情被蓝汪汪的颜色慢慢抚平。


来都来了。蓝河自嘲。


他傻傻地站在蓝雨俱乐部门口,过往行人时不时地瞧他一眼,又从他身边匆匆走过。


蓝河微微抬着头,站了三分钟,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犹豫着伸手,去推门,手搭在门把上,又是一分钟过去……


操,不管了!


一咬牙,推门而入。


大厅里静悄悄的,选手们都在训练,前台的小伙子抬头望他:“您好,请问……”


别人家的服务人员都是小姐,只有蓝雨家的是个小伙……蓝河在心里吐槽了一下,咳了一声:“我等人。”


“哦哦,是许博远吗,请进门右转去第三个包间。”


那前台肯定知道蓝桥春雪和蓝河,所以他报的是自己的真名?


蓝河漫无边际地乱想,几乎是同手同脚走走了那个包间。


昏暗的室内,摆着五台电脑。最远处的地方,坐着刚才就坐在他身边的人。


“叶神……”


蓝河自己都不知道,他的声音有多干涩。


“坐。”


叶修指指自己身边的座位。


蓝河从没走过一段如此艰难的路,脸上烧得好像在冒烟,心里空得像深谷,脚下一步一坑,像踩在棉花上。终于坐下来时,去握鼠标的手抖得抓不稳。


他深深吸了口气,强迫遗忘身边的人,点开荣耀,把随身携带的帐号卡插入电脑,渐渐平静下来。


“叶神叫我过来做什么?”


叶修好笑地看着他。


“想跟你打一局竞技场。”


“……”蓝河想说,你想虐我就直说,叫爷过来干啥!干啥!


“哦。”


叶修说:“1v1,你输了,咱们就再不相见,你赢了,我就答应一件事。”


“……”蓝河真不明白他在搞什么。


算了,叶神想玩,陪着就行。“行。”他点头。


蓝桥春雪与君莫笑进入游戏。


君莫笑差点被围攻,好不容易进入了竞技场,两人话不多说,拉开架势。


蓝河看了看围观群众,差点吓到心脏骤停。夜雨声烦?索索索索克萨尔???


他假装淡定地移开目光,说:“叶神,开始了。”


“打吧。”身边传来懒洋洋的声音。


蓝桥春雪毫无斗志地三段斩冲上去……


君莫笑生无可恋地举起千机伞……


夜雨声烦:【我还以为能看到什么世纪大战恩怨情仇呢,裤子都脱了就给我看这个!?】


索克萨尔:【少天快把裤子穿上^^】


两人你来我往,把网游打得像回合制。蓝河也不用心操作,手速是平常的1/2。


他漫不经心地想,再不相见,听上去有点可怕,可那不就是自己的生活状态吗。除了在荣耀里,他上哪去见叶秋大神?估计是一辈子也见不到的。


叶修更过份,几乎是一只手在操作,另一只手老实放在键盘上,基本不动。


蓝河看着自己越来越少的血,打了个哈欠,想结束这场无聊的赌局。


他突然站着不动。


没料到的是,正举着千机伞的君莫笑,突然取消了技能,也站着不动。


蓝河不想说话,在游戏里打字。


蓝桥春雪:【叶神,干什么呢】


君莫笑:【呵呵,看你这颓废的小样儿,特想打你屁股。】


蓝桥春雪:【………………………………………】


君莫笑:【喜欢哥就直说啊,跟春易老说管屁用】


君莫笑:【哥坐的凌晨的飞机找你,你倒好,又要我坐火车回去?是不是高铁都不一定】


君莫笑:【我累死了就是你的错】


君莫笑:【怎么不打啦,哥站这儿让你打】


君莫笑:【快点的】


君莫笑:【】


蓝河一转头,看见真实的君莫笑,笑着看他。笑容藏在昏暗的光线里,却莫名的逼真。


他操作着蓝桥春雪,开大招,幻影无形剑。


血也只剩一点的君莫笑被轰掉了。


屏幕上跳出“荣耀”二字,机器又哪里懂得,这场比赛的深义。


叶修倾过身子,指点那两个大字:“看到了没,我心甘情愿,就是愿意。你赢了,快点跟我提个要求。”


他说,他心甘情愿。


蓝河好像漂到了空中,久久没回过神。


“叶神,跟我交往吧。”


蓝河,真名许博远,是个温柔理智的小剑客。


但他的性格真的一点儿都不软。


只要认定的事情,就不会再回头了。


“哎,好嘞!”


叶修高高兴兴,他是心甘情愿。


 


评论(14)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