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

叶韩 紫薇 (上)

翩翩仙公子,攀折紫薇。郁郁佳城客,终不得归。

蓬莱,自古以仙城闻名,世上求仙之人不知凡几,能求到蓬莱者寥寥可数。蓬莱仙城,传闻在胶东更东,仙人云弁,仙女雪衣,仙乐飘飘,不闻凡尘,不理俗务,似乎每日每夜都在歌唱欢娱。

凡人求仙飘渺,百年只身独问,临死前痛苦流涕,也不能登上仙殿。

却有五大圣人,竟能窥得蓬莱的一丝仙机。

五人各有本事,矛拳剑枪帚,独领风骚,谁也不服谁。这天决战剑圣打败了魔术师,那晚私斗魔术师又绝杀了枪王,互有输赢,无可奈何。

其中拳剑枪帚四人,最服气也是最不服气的,就是五圣中无可争议的王者,斗神叶秋。

四人中又尤以拳皇韩文清为最。他与斗神几乎同时成名,却处处被压制一头,着实不甘心。

……

碧海青天,狂风大浪拍打着礁石,悬崖上两人飘然对峙。

“你要去寻那蓬莱吗?”韩文清低声问道。

语调沉得像块石头,坠在海风里,听得模糊。

他和斗神在海边,连战三天三夜,胜负未分。方才斗神却突然停手,笑着说,这么打没意思,我们一起去找蓬莱吧。

“所以要不要跟我一起?有拳皇帮忙,这趟就容易多了。”

“即使我不去,你也能找到。”韩文清不是在问话,是肯定。

叶修笑了笑:“是。但老韩,你不觉得我们这样打来打去,也打不出个什么吗?不如就跟我一块儿,去挑战挑战高难度。”

海风吹着他一身花花绿绿的衣服,看得韩文清直皱眉。

韩文清说:“叶秋,你曾去过蓬莱,又被人逐出,再回去恐怕没那么容易。”

海风吹得两人黑发飘扬。叶修潇洒地笑道:“不过从头再来。”

……

君莫笑,自古寻仙再无回。

神仙无凭准,凡夫亦可为。朝夕弄青莲,昼夜折紫薇。

韩文清砰然心动,上前一步。他比斗神高一截,比他大一岁,却不得不跟着这个人,跟着他那柄秀气的伞,去寻那传说中的蓬莱。

他永远不服输,“叶秋,到了蓬莱,我们再比!三五七天,四六十年,只要我还活着,就会一直跟你比下去。”

叶修笑道:“可以啊老韩,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呢。跟我来吧。”

他吸了口烟气,身形一动,便凌空踏波于海上。叶修头也不回地说:“跟上啊。”

叶修与韩文清不同,他本就是蓬莱的仙人,后来贪慕人间,私自下凡。什么一叶之秋、君莫笑、斗神、五圣,这称号于他没有任何作用。

他去蓬莱,是回家。

韩文清去蓬莱,那才是真难。

但是叶修知道韩文清,那死倔的人,就算跟不上,也必须要跟上。

他握紧的拳头他紧皱的眉头,都在宣布这个人的性格:一如既往,永往直前。

碧海沧浪,无边无际。他们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力气枯竭。

韩文清一声不吭,咬牙死挺。

叶修如今仙躯不再,肉体凡胎的也很萎顿,却比老韩好点,勉强鼓励两人说:“马上,就到一座小岛,去那里休整。”

“嗯。”

韩文清闷头赶路,不敢再说话。怕一说话就力气泄尽,掉入茫茫大海葬身兽腹。

叶修倒还有心情挤兑:“你啊就是老了,换少天或者小周来,都不会这么累。大眼也比你强。”

韩文清没理他,或者说,真的没劲理他。

又走了一个日夜,终于看见了叶修说的小岛。这时候斗神也彻底闭嘴了,两人流星一般踏波而行,加速赶向那宝贵的落脚点。

韩文清一上岛,就直接倒在了地上,气也不喘,满脸苍白,一动不动。

他不想让自己这么难看,挣扎着想坐起来,被叶修一手按倒。

“休息,休息,别老硬抗。”叶修也是摇摇晃晃地,在他身边盘膝坐下,闭目打坐,不再言语。

这一休息,就过去了整整两天。

韩文清恢复了些力气的时候就坐了起来,靠在一棵巨大的树下,周天运转,内息不绝。

叶修已经站起身,伸着懒腰说:“找点灵兽吃吧,饿。”

韩文清说:“你早就辟谷了。”

叶修一本正经地说:“我是心理上的饥饿,必须要吃灵兽的肉才能饱。”

他的目标是那些海灵鸟,通体洁白,宛如仙鹤,却是数目巨大几乎成灾的一种漂亮动物。

肉质实在称不上鲜嫩。叶修也不知是真的心理饥饿,还是纯粹没事找事,挑着嘴把这鸟啃得东一块西一块,十分恶心。

韩文清不理他,抓紧时间继续修炼。

十天后,他们再次深入到茫茫碧海中。

昼夜不歇地运转真气,两眼发空,扫视尽是海水苍天。单调得让人打瞌睡。

韩文清意志坚定,不说一句苦一句累。只是身前的那个背影,成了天与海的世界中,唯一的生命的存在。那身花花绿绿的衣服,他从未如此庆幸它们有如此多的花纹,让他的眼睛还能识别出金银红绿。

寻仙,仙在海上仙山,蓬莱仙城,有仙人无数……

他就算是爬,也要爬到蓬莱。

……

四气相催,又是深秋。

整整在海上漂泊了一年,两人终于来到了一座小岛。岛上环境优美,树林青翠,沙滩是银白的颜色,海水碧汪汪的沁人心脾。

韩文清面无表情,他觉得他把这辈子的海都看完了,再也不能感受到大海的美了。

“这里就是蓬莱门户?”他问叶修。

“是,休息几天,就去冲击蓬莱守卫。”叶修找地方坐下,四处远望,心旷神怡。

“然后就能进入蓬莱?”韩文清有点不信。

“你以为呢,”叶修噗嗤一声笑了,“你觉得这一年很容易?老韩,你真是大错特错!因为这条路我走过,所以能让你在到达极限的时候保证踏上海岛休息,尽管有时候咱们得跟鸟抢地方,但那也是不错的休息时间。你试试自己走,走不到第一个岛就得累死。”

韩文清深吸了口气。

“多谢。”他冲叶修点点头,双拳在破碎的衣袖中紧握。

阻碍了所有寻仙者的大海,就这么被叶秋轻松破掉了。荒谬而不真实的感觉,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去。

而且,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去他娘的……他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韩文清知道自己很强,也知道叶秋的实力高深莫测,可是一年之中,走在他前面的永远是那个笔直的身影。飘逸潇洒地凌波而行,轻轻惬意,而自己则数次要栽进海里,全凭意志撑下了不知千万刻的艰难。

叶秋,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韩文清只是迷茫了一瞬间,就重新坚定起来。

蓬莱,近在眼前,一生追求,只于近日便可达成。

他感谢叶秋,感激不尽。这不防碍他继续把叶秋作为一生的对手,宿敌。

……

巨大的苍狗从阵法中显出身形时,韩文清提起双拳,面容坚毅,好似一尊石像。

苍狗是蓬莱的守卫,通俗来说就是看门的。“凡人,打败我,才能进入仙城。你的同伴已经赢过我,先走一步了。”

韩文清点头:“知道。”

蓬莱守卫阵法,只面对单人开启。

叶修先开了阵法,笑容很轻松,很无所谓,歪着头对他说:“我先进去了,快点来找我啊。”

“嗯。”韩文清这样答应他。不到一刻钟,那阵法便消弥无形,代表叶秋已经挑战成功,进入了蓬莱。

接下来就是他,毫不犹豫地一脚踏入阵法,天风骤起,海水倒灌,疯狂的天地间,一只巨大的苍狗凛然而立。

“来,打败我。”苍狗的声音回荡在天地间。

韩文清不需要人挑畔,就战意冲天了。他只要挥起拳头,就会心无旁鹜。

霸拳一冲,势扫六合。

苍狗轻蔑一笑:“方才那人,乃是千年不遇的天才,可惜,也只有那一人,让老夫多玩了些时侯。”

它猛地抬起巨掌,狂吠出声,声音震得半空中的韩文清晃了晃,几乎跌落下来。他咬牙稳住身形,却被一掌拍到地上,五脏六腑好似沸腾似的疼痛,全身骨骼不知碎了多少。

“哈哈哈,你不行,不行!”

苍狗大笑着,巨尾横挡,拍在他身上,像拦腰斩断似的剧痛。

韩文清根本来不及反应,干脆地晕了过去。

苍狗还在笑,笑声里总有种挥之不去的苍凉。阵法渐渐消隐。

“不辞渺远寻仙客,百年梦难求,沧海千帆过……”渐渐消失的,是苍狗的歌声。

韩文清醒来时,正遇夕阳日落。却不知是过了几天。

自己全身似乎破碎,身上穿着都是凡间难遇的好材料,如今也破破烂烂。

他咬着嘴唇,试着动了动,发现连一根手指都动弹不得,浑身像散架一样,满脸都是血。

可恶……

面对那只蓬莱的守门人,他在它手下竟走不过两招!

可是叶秋,似乎嬉笑着就打了过去。

怎么可能!?

韩文清不信,立刻就想再次挑战。可是他现在连爬到阵法边的力气都没有。

不甘地合上眼睛,拼命调息,只求尽快打败那只狗,尽快进入仙城,尽快找到叶秋!

他怎么能差他这么多?拳皇斗神,应该是相互纠缠相互撕咬,怎么能,相差甚远……

第二次挑战,韩文清多撑了片刻,就被一尾巴扫到阵法边缘,险些迷失在虚幻空间中。

他歇了足足一个月才缓过来。幸好这里充盈着蓬莱溢散出的仙气,碎裂的骨骼肌肉在这股仙气的助力下合好如初,还更加强韧了些。

韩文清不会退缩,走到阵法边,继续。

被打成重伤,愈合,站起来继续,重伤,愈合。

没日没夜地修炼。

韩文清就像这座海岛上的石头,任凭风吹雨淋,神级装备全部损毁,他赤裸着胸膛,继续挑战。

他从不后退。

苍狗终于不会大肆嘲笑他了,巨大的前掌把他按在地上后,正色说:“你很强,但还不够!明天你在这座岛上呆满一年了,你必须要离开这里。蓬莱的仙气不会大方地送给凡人。”

“……”韩文清张了张嘴,才发现自己已经快一年没说过话,勉强从喉咙里发出低哑的声音,说,“必须?去哪?”

苍狗说:“回到陆地上去吧,你性子太烈,不应修仙。”

韩文清沉默,他的脑子里闪现过的,是那个已经模糊了面貌的人影。

好像有一双慵懒的眼眸,穿着金银红绿的衣服,茫茫东海,只有那笔挺的背影,永远走在自己身前……

“我不会放弃。”韩文清一字一字地说。

叶秋,他跟随他的脚步,在碧海中寻仙。叶秋是个天才,只用了一刻便打过了蓬莱守卫苍狗,再次踏上蓬莱仙城。

他已经在蓬莱等了一年。

而他还在这里,艰难地挑战那个可怕的怪物。

“苍狗,明天,再来。”沙哑得不成样子的嗓音,坚毅如磐石的目光。

苍狗睨着他,突然大笑:“明天你醒不过来的,只能被乖乖送到陆地上。凡人,修什么仙呢?凡人怎么可能成仙啊!

“你的伙伴,他本来就是仙人啊——”

说着,抬起巨掌,把韩文清狠狠抽出了阵法外。

“老韩……”苍狗突然流下了眼泪,“沧海梦难求,却道痴无错……你却最不该痴心蓬莱。”

……

突然就想写这种古风了,希望还算对味。

以及,我真是越来越爱老韩。爱他攻爱他受,爱他霸气雄图一如既往~所以安排了修仙的背景。

叶修是灵气缥缈天生仙骨,韩文清则是凡人根,却最傲气最勇敢最坚持。

 

评论(1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