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

叶韩 紫薇(下)+番外 [这还有番外?好吧就是有系列]

下.

十年。

己见松柏催为薪,桑田变成海,唯有修仙者面容不变,长寿百年。韩文清已过百岁,但容貌依然停留在二十七八岁时的模样。那年他踏入修仙者的行列,直到今日。

他站在陡峭的山壁,面前是一望无际的碧海苍空。两年前他在这里与叶修大战三日三夜,胜负未分,叶修却说,跟我一起去蓬莱吧。

叶修在蓬莱。

他只要知道这件事,就足够了。

韩文清不记得当初叶修带他走过的路,他如同一块石子,飘下悬崖,在海中沉浮。狂风暴雨非险阻,不饥不渴,只愿寻仙。

他曾因过度疲累摔进千倾碧波,又命大地被冲到一座荒岛。醒来后,彻底失去方向,只能向着日月所悬的东方前进。

没有叶修领路,他走了十年。

蓬莱的守卫依然是苍狗,在阵法中睡得正香,无故被人扰醒,正欲叫骂,见到竟是韩文清,浑身毛都炸了,大惊。

“你不是那个被老夫虐了整整一年的倒霉小韩吗?怎么又来了?”

韩文清不说废话,伏虎腾翔,拳出如蛟龙,势奔雷,直取苍狗咽喉。

苍狗嘿嘿一笑,侧身闪过,巨大的身体颇为轻巧地躲过了那一记重拳,“变强了啊,但老夫不是告诉过你么,你啊不是修仙的料,还是回去吧。”

韩文清不理。他十年未开口说话,这闭口禅能让得道高僧都侧目。他习惯了沉默着,向前。

苍狗不慎被他抓住尾巴上一撮毛,忍着疼痛挣断了那撮毛,叫道:“小韩啊,告诉你个事,蓬莱规定,第二次找到这座岛的人,可以直接进入仙城哦。”

“你现在,就可以去蓬莱了。”

韩文清闻言,动作一顿,一记霸皇拳完成了蓄力,破云而出。

只要是战斗,我就会用尽全力认真地打完这一场。

拳皇从不避战。

苍狗不禁有一瞬失神。

迎头而上的霸皇拳直接轰飞了它,苍狗回过神来,伸出舌头舔了舔脸上的血迹。

“性子烈成这样,怎么修的仙啊。”巨狗的脸看不出是不是在笑,声音却是笑的,“进步了,十年前还没这招。”

“……”

韩文清进攻,云身闪绕到苍狗背后,紧接着千斤坠,破防,攻击。

苍狗无奈地躲闪,“都说你可以直接进蓬莱了,怎么就不听话?”

“不战而逃,非我能容。”

韩文清还是没能打败蓬莱的守卫。

他用尽全力,最终败于击魂术和幽魂缠绕的组合技。

“去蓬莱吧……”苍狗的叹息渐远。

韩文清只觉身上一派轻松,战斗时的重伤以奇迹般的速度愈合,这实在是太过舒适……他晕了过去。

蓬莱……

仙城……

百年梦想就要实现,韩文清感受不到任何激动、兴奋,他甚至更加挫败。

叶修打得过的敌人,他用了十年,也没打过。

败者将遇胜者,凡人将遇仙人。

十年之后,他依然骁勇,依然要挑战他。可是那颗仙心已经淡漠得像流水。仙人最是应自在,他却独独放不下胜负之分。

苍狗说的对,他性格太强,太耿直,本不应修仙。

阵法开启,仙城大门缓缓洞开。

蓬莱叶家,是城中有名的仙门大户,朱门玉瓦,气派非凡。

叶修自从十年前重入蓬莱,就被他老子拎来学习打理家族。“你弟弟替你干了十多年活,你这当哥哥的,合适吗??”“是是是……”

蓬莱的仙人们渐渐知道了,叶家的大哥,先是堕为凡胎,又寻上蓬莱,再次堕尘,这回却是第二次又打回了仙城。

真是传奇人物。大家啧啧称赞,又有点惧怕,有点轻蔑。

韩文清走在仙城的街道上,衣衫残破,面带腥煞。比之街道上整洁温和的仙人们,他就像是妖魔一样引人注目。

“那个人难道是仙人?不是吧,我们蓬莱什么时候有这样的人飞升啊。”

“就算刚跟苍狗打过,怎么会这么狼狈?”

“可他的仙气一点不假……”

韩文清目不斜视,两耳不闻,走到一个少年身边,冷冷地问:“你知道叶秋吗。”

那少年有一头水蓝的短发,正跟身边的人聊天,突然听到这压迫感十足的问话声,吓了一大跳,猛地转过头,又赶紧低头,小声说:“知、知道,就是叶家的公子么……”

“他在哪?”

“往前走,左拐,最气派的那栋白玉仙府,就是叶家。”

“谢谢。”

韩文清点点头,走了。

蓝发少年一直屏息,直到看他走远,才长长舒了口气……

叶府。

韩文清只是站在门口,被两位持戟的门神喝斥道:“衣着不洁,快走!”

韩文清面无表情,“我找叶秋。”

“二公子岂是你能得见的人物?快走吧!”

“……”他站着不动。

只听一个清朗的声音缓缓道:“你是谁?为何要找我?”

转过头去,只见一青袍仙人缓步而来,面带微笑,竟然是……叶秋?

不对……

韩文清眉头皱得死紧,“你是……”

“在下叶秋,不知这位大哥何事找我?”叶秋笑得很和善。

“……”可是韩文清已经一脸狰狞了。

“那个骗子。”他突然开口,“我找的不是你,是个骗子。”

叶秋一愣,笑道:“我知道了,你稍等。”

韩文清一身破烂,却身如松柏,笔直沉默地站在白玉仙府门前,一直等。

等到日落,银河在天际流动,冷月如钩;又等到日出,东方吐露霞光万丈,紫华破云,日晖涌上苍色青天,照耀着气势撼人的玉门前,那个孤独的身影。

两名门神看他的目光,由厌恶,变为无奈,又逐渐冷漠,却怜悯。

那可是叶家的仙公子,哪是这等人能见得到的。

“你走吧。”其中一个好心的,一直在劝。

韩文清摇头,“见不到他,我不走。”

“我知道,你可能是认错人了。我们叶府的大公子,叫做叶修,与二公子叶秋长得几乎一模一样,而且性格比较……咳咳,他可能是用二公子的名字骗你来着。大公子总不在家,十天半月也不见得回来一次,你要等到什么时候去啊。”

韩文清:“他什么时候回来,我就等到什么时候。”

“呵。”

短促的笑声,在背后响起。

“老韩,你可让我好等。”那笑语,十二年未曾听见。如今传入耳中,还是如此熟悉。

韩文清转过身,微微昂着头,垂眸睨着那人。

“叶修,好久不见。”

“韩文清,我想你了。”

平淡的对话,平淡的街道。仙城无风,府前无人。

两人平淡地相视,默然无言。

碧海沧芜长求仙,海客愁眠夜欲绝,谁似公子骑碧驴,笑我滞骨梓棺,飞光逝百年。终不成仙,也成仙。

--------------------

番外一

“老韩,你不行啊。”叶修抽着水烟,没骨头似的靠在软枕上,“老魏虽然厉害,但你也不能十一年都打不过它吧?岛上那灵气足的哟,够两个你成仙了。”

韩文清瞥来的目光森寒幽深,冷气十足,“两个问题,一,老魏是谁。二,你难道不知道?那岛只让人呆一年,一年打不过苍狗,就要被扔回去!

“我后来又用了十年才找到那岛。”

韩文清说话的时候,那叫一个面冷似铁,脸黑如炭,神情凛然如烈风刮过,达到观者缩脖、望者生畏的效果。

叶修:“……”

他忽然坐起身,正正地看着韩文清:“也就是说,后来十年,你一直在海上?”

“对。”

听到这一声肯定,叶修不知为什么,心里直发疼。好像曾经的伤疤裂了一样,又疼又痒。

“抱歉,”他低声说。

“嗯?”为什么道歉。韩文清看他,深沉的眼睛,清亮的瞳孔。好似百年前一般的坚定得没有一丝杂质的眼睛。

叶修慢慢站起来,走到他身边,嘴角噙着笑,“第一个问题先不说。第二个问题……老韩,你就这么喜欢蓬莱?”

韩文清:“要听实话?”

“当然。”

“蓬莱固然好,但是我用了十年找到那海岛,是因为你在蓬莱。”他淡淡地说,“在人间的一百年里,老是追着你跑,追习惯了。”

叶秋,不,叶修,这个名字,这个人,都已经溶入他的骨血,刻在他的肌肤。

追上他,超过他。

拳皇总是这样追逐着斗神。百年光阴,转瞬而过。

“我只是习惯了这样。很可笑,但没有比这更真实的存在。”韩文清大方承认,平静地与叶修对视。

叶修为他感到酸涩。

也为自己感到开怀。

“对不起,之前让你久等了。”

“嗯。”

有什么关系呢。

他们身在仙城,从此不老不死。他们会永远在一起,永远。

时间将一文不值。曾经的痛苦的等待与追逐,在身上心上烙印的伤疤,将成为这永恒的纪念。

我爱你。

最有资格说出这三个字的人,看着那个飘逸的身影,垂下了仙眸。

番外二

叶修第二次踏入这个阵法。

他都懒得摆架势。

“老魏,你就准备在这呆一辈子了?不回去看美女了?你啊……”

巨大的苍狗的身影缓缓显出,“呵呵”两声,一巴掌拍向叶修,“你这小子,心又黑又脏,别去蓬莱祸害大家了,干脆就跳海吧,小叶你意下如何?”

“呵,老魏,当年那事你就介意成这样啊,心也太窄了。”说着,身体飘忽一闪,躲过了那惊天一掌。

苍狗继续用尾巴抽他,边抽边喊:“甭提,我也没想到那小子能忍成那样,老夫一时不察被他算计,落得个这般下场,真是丢死我苍狗大妖的脸!不过呢,再怎么丢脸,那喻文州也是我亲自看大的,唉,早不计较了,谁还能跟孩子计较一辈子。”

“是是,那你还在这呆着?不走?”叶修收起千机伞,变幻成战矛形态,流星般直刺向苍狗。

“这地方对我的妖力有加持,老夫在这吃得饱睡得香,隔几年还能虐些小鲜肉,干嘛要走?”苍狗闪开了这一刺,却无法挡住变幻莫测的千机伞,藏在这一刺背后的真正的攻击!

叶修将速度提到极致,对苍狗狂轰烂炸,一边听他骂骂咧咧,一边笑道,“过会儿,有个小鲜肉来,你让让他呗?”

“不让,老夫是有原则的——我艹叶修你真诈!”

“老魏~让让他吧~”叶修撒娇。

“呵呵呵呵,你求我啊。”

“我求你,你就能让他过?”

苍狗想了想,“不一定。但你不求,我一定不让。”

“好,我郑重地求求你,就稍微让让他,让他过了这关,如何?”

“……”苍狗不可思议地看着他,“那是你儿子?”

“不是。”

“你老婆??”

“呃,不算。”

“你他妈居然为了这人……这人谁啊!?”

“其实,你之前也听说过的。”

“快说是谁!”

“拳皇。韩文清。”

魏琛原本是妖,大妖苍狗。他平生做的最有眼光的是养了两个孩子,做的最让他懊恼的事也是养了这俩孩子。他的孩子们很有出息,结果他妈有出息到蓬莱了,成仙了。他可是妖怪啊!结果这俩人偏要成仙,真不知道算怎么个事儿。

他最讨厌的,就是那些理不清的人事。那是身为妖怪的他根本不能理解的世界。尤其在其中一个孩子打败他,把他放在这岛上看门的时候,魏琛就不是魏琛了。

苍狗讽刺地笑了笑,“我不会让他过去,不仅不让,而且,十年之内都不会让。”

叶修嘴角微动,最终什么也没说。

也是,韩文清是什么人,要是知道他求这大妖在战斗时让他,老韩不得把自己撕了?

“那,你别跟他说啊,你要说了,小心你那俩娃。”

“切切切,他们跟老夫有半毛钱关系??”

“哦我知道了。”

“哎?等等……”

这个世界上,谁都有牵挂着、无论如何也放不下的人。

他们能低下最高贵的头颅,为了那些亲人,朋友,或者……

“老魏你不行啊,多少年过去了还吃不了我二十招?快开阵。”

“得意个屁!你就在那边等着吧!十年,我保证不让你见着你儿子或者老婆或者什么人!”

“那我就等十年。十年不行,就百年,百年不行,就千年。”

叶修说,要比耐心,我不会输了他。

……

毫无逻辑的叙事,毫无意义的古风

然而我满足了ww

叶韩真是个妙不可言的CP,乍一看全是相杀的雷,仔细体会能发现虐到发甜的糖。

(老韩:甜你妹个头!

评论(5)

热度(17)